首頁 婁底新聞 社會新聞

【香港新世代集運】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湘中大地的紅色印記

2021-09-22 09:18 婁底新聞網 胡瓊露 吳雅琴 胡其輝 王文泉

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湘中大地的紅色印記 

記者 胡瓊露 吳雅琴 通訊員 胡其輝 王文泉

從婁底城區跨孫水往南,沿滬昆高速輔道折入一片青山綠水之中,半小時車程後,我們便來到了婁星區蛇形山鎮高和村高塘學校。解放前,這裏是有名的胡道清公祠。1926年冬,雙峯縣境內最早的地下黨支部之一的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在這裏成立。鍾林、彭少彭等早期中共黨員在這裏組織農民革命運動、開辦農民夜校、打土豪、分田地,革命烈火熊熊燃燒、勢不可擋。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書記鍾林為革命立下的誓言“生為共產黨人,死為共產黨屍!”時隔百年,仍擲地有聲、迴腸蕩氣!

在鎮、村負責人引導下,記者參觀了設立在高塘學校教學樓一樓的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陳列館,歷史的煙雲在這裏凝聚。據雙峯縣黨史資料記載,1926年冬,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在湘鄉中裏嘉謨鎮胡道清公祠內(現高塘學校)成立。26歲的鐘林擔任書記,成員有彭少彭、曾竹霞、曾旺、李少昆、王維舟等中共黨員。鍾林家住大畲裏,7歲入國民小學,14歲考入雙峯高小(雙峯一中前身),17歲考入湖南甲等工業學校(即長沙高工),1919年在省城投入學生愛國運動,次年前往上海益中電器公司當學徒,結識中共第一個工人黨員李中,閲讀《新青年》等進步書刊,初步接受新思想薰陶。1926年8月,鍾林在長沙清水塘經王則鳴、龔陳飛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1926年冬,他與彭少彭回到家鄉嘉謨鎮姚家橋,組建中共姚家橋地下黨支部,地址就設在胡道清公祠內。

鍾林等共產黨員借胡道清公祠作掩護,在家鄉大力開展革命活動。他們將自家穀子擔入祠堂,煮粥給窮人度過饑荒。他們組織貧苦農民打土豪、分田地,到地主家吃排飯,還在祠堂裏辦夜校,免費教農民讀書認字。1927年初,中共湘鄉地方委員會成立,鍾林被選為委員。1927年1至2月,毛澤東回湖南考察農民運動來到湘鄉,仔細聽取了嘉謨鎮農民運動開展情況彙報。當聽到過去農村的祠堂在祭祖時大吃大喝,而嘉謨鎮的胡道清公祠在地下黨支部的領導下,祭祖不用“三牲”,不大辦酒席,只用瓜果,毛澤東非常高興,稱讚説:“這很好嘛,應該這樣做。”後來,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還特意就此事予以表揚。

毛澤東對湘鄉農民運動的調查考察,極大地鼓勵了嘉謨鎮農民的革命熱情。毛澤東在座談中再三強調,農會要建立自己的革命武裝,大力發展農民梭標隊。為了落實毛澤東的指示,湘鄉縣農協及時召開會議,決定取消團防局,建立農民自衞軍,各區農會自衞隊武裝迅速發展起來。但蔣介石發動的“4·12”反革命政變和長沙“馬日事變”,使大批共產黨員和農會骨幹遭到殺害。雙峯縣境內最早的4個地下黨支部,有3個支部的成員都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了,姚家橋支部的成員也遭到國民黨反動派通緝,湘鄉中裏剿共清鄉隊隊長楊道南以1000元大洋懸賞鍾林、彭少彭、曾竹霞、曾旺、李少昆、王維舟6名地下黨員的人頭。白色恐怖到處瀰漫,革命形勢十分嚴峻。

1929年夏季的一天,鍾林等6位支部成員又以燒香為名在胡道清公祠內祕密開會,研究組織農民暴動、建立農民梭標隊和農民武裝等問題。清鄉隊的人嗅到風聲立即趕來捕捉,走到山下對正在路旁燒火土灰的貧苦農民鬍子軒問:“你看到幾個教書先生模樣的人到祠堂裏去沒有?”鬍子軒停下手中的活,朝雲深不知處的山上望了一眼,説:“看到了,我認得!”清鄉隊的人大喜道:“你給我們帶路,抓到人了,賞你1000塊大洋!”鬍子軒也不言語,直接帶他們往山上走,快到祠堂時突然大喊:“作九先生(彭少彭的外號),這些官老爺要找你們呢!”鍾、彭等人聞聲急忙從祠堂後門逃走了,鬍子軒被清鄉隊毒打了一頓。這就是“千塊大洋買不到人民一顆心”的故事。鬍子軒其實是地下黨發展的放哨員。祠堂脱險後,為了躲避清鄉隊的追捕,鍾、彭等人藏身於天馬山古墓和獅子山藏龍洞一帶,繼續祕密開展農運活動一個多月。鬍子軒等農民借上山挖草藥為名,給他們送些乾糧和紅薯稀飯充飢。後來,6人在鬍子軒等貧苦農民的掩護下,離開蛇形山,潛往上海、武漢等地尋找黨的組織。

在上海,鍾林經同鄉人介紹,報考瀋陽兵工廠技術員班並被錄取。他與隱蔽在上海的同鄉籍的共產黨員聶昭良等取得聯繫,將兵工廠製造手榴彈的圖紙轉交給江西中央蘇區兵工廠仿製。1931年“9·18”事變後,東北淪陷,鍾林轉移至南京,不久受國民黨中央兵工署署長洪中派遣,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留學。歸國後,他擔任漢陽兵工廠附屬硫酸廠主任,並與彭少彭、李少昆、王維舟等人接上了關係,支持他們繼續開展地下革命活動。新中國成立後,鍾林擔任國家重工業部副部長、國家財經委員會委員、中央技術管理局局長。他德高望重,廉潔奉公,始終堅持着一位老共產黨員的初心使命,直至1967年去世。

在陳列館廳堂裏,擺放着一張斑斑駁駁的八仙桌,當地村民告訴我們一個感人的故事。1929年夏天的一個深夜,當地兩位胡姓兄弟在附近的小煤窯賣苦力,打着杉皮火把回家,行走在人煙稀少的山間小道上,突然發現自家祖墳的古墓圈裏睡了幾個人,近前用火把一照,原來是鍾林、彭少彭、曾竹霞3位曾在胡道清公祠教過夜校的“先生”。“財主發財到盡頭,窮苦農民要當家。”這是當時“先生”教過他們的歌謠,現在清鄉隊正到處懸賞抓他們,他們睡在這荒郊野地,如果被清鄉隊發現怎麼得了?兄弟倆急忙把他們推醒,發現他們又餓又累,鍾林還發着高燒,連忙將他們攙扶到家中,將家裏僅剩的半升米煮了,再摻些菜葉、車前草、紅薯幹,讓他們美美地填飽了肚子。“當時,他們就是在這張八仙桌上一邊吃飯,一邊講述革命道理的。”高塘學校校長謝鵬元説,今年4月,胡姓兄弟的後人將這張八仙桌捐獻給了陳列館。

“千塊大洋買不到人民一顆心,共產黨和人民心連心!”在高塘學校教學樓正面的長廊上,用大紅油漆書寫的超長橫幅宣傳標語衝擊着人們的眼睛。眺目遠望,秋日如畫,稻子金黃,革命先輩用生命、用鮮血、用執着信念打下的紅色江山是如此美麗多嬌!

責任編輯:梁雄軍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