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婁底新聞 社會新聞

洋溪慘案:從磨難中汲取奮進力量

2021-08-26 09:19 婁底新聞網 李莜 吳雅琴 李倩

洋溪慘案:從磨難中汲取奮進力量 

記者 李莜 吳雅琴 通訊員 李倩

説起新化洋溪,人們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文印產業風生水起,足跡遍佈全國各地,但許多人也許不知道,這裏曾發生過一段悲慘的往事。70多年前,日本侵略軍闖入洋溪鎮,用各種殘忍的手段頻頻製造血案,給當地羣眾帶來了一場空前的災難。8月5日,記者來到這個位於新化縣西南部的小鎮,探訪洋溪“萬人坑”,緬懷那些當年被塗炭的生靈,重撫那段歷史的傷痕。

洋溪“萬人坑”位於洋溪鎮龍潭灣村文昌閣旁,這座巨大的圓形墓塚,在蒼松翠柏的掩映下盡顯莊嚴肅穆。“洋溪‘萬人坑’是日軍在中國戰場上節節敗退後製造的一幕歷史慘劇……”在66歲退休幹部劉光洪的講述中,一段塵封的紅色記憶再次被打開。

1945年,日本帝國主義經過太平洋幾次決戰的打擊,已成強弩之末。在中國戰場,中美空軍以芷江、老河口機場為基地,對日軍控制的鐵路、公路等交通設施進行轟炸,使其交通運輸陷入半癱瘓狀態。在日軍佔領區,抗日根據地軍民在黨中央和毛澤東提出的“擴大解放區、縮小淪陷區”號召下,開展攻勢作戰,給日軍以沉重打擊,並攻克和收復了日軍佔領的一些縣城和據點。日本侵略者作困獸之鬥,於1945年初發動湘西戰役,企圖摧毀芷江機場,打擊國民黨軍隊。

“新化境內的抗日戰爭是中日湘西會戰的組成部分。”劉光洪説,日軍入侵新化的第47師團,原集結在邵陽黑田鋪(今屬邵東縣)和湘鄉永豐鎮(今屬雙峯縣),以一三一聯隊為主,約4000餘人。4月9日,其先遣隊千餘人從黑田鋪出發,分兩路入侵新化。主力部隊則從永豐鎮出發,掠過藍田境地,於4月13日到達新化的趙家院。

4月21日,日軍主力和先遣隊在四都匯合後,為迅速西進奪取芷江機場,避開寒婆坳國軍陣地,先後從右側下水月廟、長鋪子到達徐家橋。國軍第77師229團抄近路趕至該地,對日軍展開突然襲擊。幾番受創後,日軍大部分繞道由木龍、油麻江,橫過洋溪河經白地、冷水巷於4月29日到達洋溪河西岸的寨邊。

日軍竄至四都進入國軍第77師防地之後,國軍第73軍即令所屬第15師星夜兼程趕往洋溪河西岸一線佈防。同時,國軍由沅陵、辰溪調來主力第18師在洋溪西南區域佈防,作為殲滅日軍的主戰場。日軍進入主戰場後,國軍即加緊縮小包圍圈,並在羊牯嶺設空軍指揮所。在空軍和陸軍的聯合進攻下,敵軍全線崩潰,放棄了原定攻佔芷江機場的作戰計劃。洋溪戰鬥後,日軍向東南面潰退,國軍尾追其後,至5月24日早晨,國軍將日軍完全摧毀,日軍殘部突圍後返回邵陽。

“在短短的40多天裏,日軍猶如一羣野獸,在新化境內燒殺搶掠,暴行累累。”今年74歲的洋溪鎮退休幹部羅倬新告訴記者,在洋溪一帶,日軍用槍殺、活埋、火燒、破肚、掏肝、竹竿分屍等殘忍手段,屠殺無辜羣眾,甚至在洋溪橋下架火鍋煮人肉,爭相吞食取樂。據有關資料統計,全縣因日軍入侵而死亡2655人,傷1094人,患病者2660人;房屋損失達1659棟,損失糧食91596石,損失耕牛2250頭。當時情形正如新化縣政會議所述:“日寇所到之處,廬舍為墟,陳屍遍野,人民扶老攜幼,轉徙流離,哭聲震天,慘不忍睹……”

日軍敗退後,整個洋溪屍橫遍野,屍首腐爛發臭,遠近腥臊。在羣眾的呼聲下,鄉里士紳召集生還的鄉親,在洋溪鎮東文昌閣旁邊,開挖一個巨大的土坑,收檢遺骸,合塚掩埋,這裏從此被人們稱為“萬人坑”。解放後,新化人民用紅磚水泥將土堆圈成一個大墳堆,並立碑記事,以志民族之恨。1994年7月,新化縣將其列為文物保護單位。每年清明節,常有村民來此祭奠、默哀。

在磨難中成長,從磨難中奮起。近年來,洋溪鎮加快文印小鎮建設,形成了從打字複印、繪圖曬圖、文印設備回收與再製造、耗材製造與經營的完整產業鏈,佔據全國文印市場70%以上的份額。

76年過去,一代代洋溪人接續奮鬥,砥礪前行,讓這片飽經滄桑的土地煥發出勃勃生機。

【香港新世代集運】76年前,日軍制造了慘絕人寰的“洋溪慘案”。76年來,洋溪人民和全國人民一道,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將“洋溪慘案”的苦難史,化作奮發前行的鬥爭史;將心靈深處的慘痛記憶,化作改天換地的巨大力量,在民族復興的偉大征途上,寫下了獨具特色的一頁。回首來時路,我們腳步鏗鏘;再鑄新輝煌,我們信心滿懷。 

責任編輯:梁雄軍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